• 拾“褴褛”的女拍照师 将废厂房改形成田园事情

      

    拾“褴褛”的女拍照师 将废厂房改形成田园事情

    拾“褴褛”的女拍照师 将废厂房改形成田园事情

    拾“褴褛”的女拍照师 将废厂房改形成田园事情

      毕业后,丹丹顺利地在上海找到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,而且,一年之后她就有机会去伦敦工作。 她说,那时候没事逛个街,看个展览,每天敷面膜,除了这些没别的事情了,感觉每天都一样,没做什么事。因为自己非常恋家,爱家乡、爱父母,她开始想伦敦那么远,是不是自己想要的?在上海做展览的时候,有人突然问她,你不是想做工作室吗,为什么别人都知道你想做的事情,你自己就不知道呢。 回忆那段日子,丹丹还是很开心,她说,大冬天,干一天活,就煮点方便面,蹲在厂房后面吃,但特别开心,不管多累,多灰头土脸,干完活吃饭的时候特别满足,特别有动力。从租房至今,所有装修都是她和小伙伴自行完成的。 装修是个苦力活,厂房里有四个水泥墩子,丹丹本以为用锤子凿一下就下来了,结果锤子都坏了,水泥墩子还安然无恙。后来只能找来电钻一点一点磨掉,光那四个墩子,她们五个人花了两个星期。 捡来的锅碗瓢盆里种花、种草,捡来的家具围了个类似客厅的空间,有沙发、茶几、书架,捡来的两块门板拼成了餐桌她说,没有垃圾,只是它们都被放错了地方,现在她依然在找适合放在工作室里的物件,她说,以后会越来越好。 丹丹说,命运是上天安排好的,他给你一块石头的时候,后面会给你一颗糖。一旦有坏事发生的时候,就会有好事发生。 找了很长时间,后来朋友推荐南京栖霞区的一间废弃厂房,看了照片后丹丹特别满意,很多人不理解,因为房子破旧程度让人难以想象,里面全是坑,门口杂草丛生,连条路都没有。但她就是看上了,她说:“有坑,填起来了就是了,我就喜欢这个位置,这个地方。” 刚开始父母也反对,“他们觉得我之前工作好,临盆类项目包含( ) A工业和他们说我们家条件也不好,你现在还不赶紧去赚钱,但是对于我来说,做什么有意义更重要,赚钱是次要的。”看到丹丹的决心,父母也开始为工作室操心,丹丹说,厂房里水电全是自己接的,那时候天天打电话问爸爸电线怎么接,水怎么弄。很多工作都是在爸爸的远程帮助下完成的。妈妈也常来工作室小助,每次一来就开始打扫卫生。

   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拾“褴褛”的女拍照师 将废厂房改形成田园事情

    2019-12-02 14:38